二分彩走势图怎么看|二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首頁 > 俄中文化> 正文

除俄語外,俄羅斯境內還有哪些語言?

發布時間: 2018-10-18 13:28:39 來源:北京環球時報 作者: 瀏覽次數:

俄羅斯塔巴薩蘭人說的語言是世界上最難學習的語言之一。(圖片來源:北京《環球時報》)

俄語很難學嗎?一方面,你是對的:奇特的字母、詞形的6種變化形式、每個動詞根據情態不同至少都有兩種形式,所有這一切使得學習俄語看似真的很具挑戰性;但另一方面,與學習俄羅斯的其他一些語言相比,學習俄語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如果你認為詞形的6種變化很難學習,那么想象一下,如果一種語言的詞形變化方式多達44—46種(語言學家仍在就此爭論),這種語言還能學會嗎?

高難度的語言學科

北京《環球時報》報道,首先,要明確的是,這種詞形變化多達44—46種的語言是一種普通人使用的真實語言,而且并非所有使用者都是天才,這就是塔巴薩蘭語,也被認為是世界上最難學習的語言之一。達吉斯坦共和國(位于北高加索地區)有大約15萬塔巴薩蘭人從小就使用這種語言。

另一個位于俄羅斯南部的共和國卡拉恰伊—切爾克斯是高加索民族阿巴津人的家園。他們的字母表包含71個字母?,其中只有6個是元音,其他如哨音和咝音的輔音構成其他65個字母,所以非母語人士幾乎不可能發現它們之間的區別。相比之下,俄語有32個字母,英語則只有26個字母。

然而,不要認為高加索是俄羅斯唯一一個使用外來語言的地方。在遠東地區,楚科奇半島上的愛斯基摩人講的是一種美麗但相當原始的語言,這種語言有63種動詞形式。例如,愛斯基摩語中的“互聯網”是“ikiaqqivik”——字面意思是“通過多層面的旅程”。這不是很美嗎?

英語統治世界

俄羅斯境內存在30多種官方語言。根據《俄羅斯憲法》(第68條),“各共和國(俄羅斯境內)有權確立自己的官方語言。”因此,各共和國也是這樣做的。例如,韃靼斯坦共和國的學校教授韃靼斯坦語,而在楚瓦什共和國則教授楚瓦什語,等等。

然而,這并不意味著這些語言很普遍。在2010年進行的人口普查中,當被問及“您會說什么語言?”時,英語是除俄語之外最常被提及的語言,使用者達到750萬,占全俄羅斯人口的5.48%。畢竟,幾乎所有地方學校都在教授英語,而最大的少數民族語言,如韃靼語,使用者占比不到3%。塔巴薩蘭語和愛斯基摩語等語言對于俄羅斯族和外國人來說,同樣很陌生。

存在與消亡之間

在這種背景下,很難說俄羅斯不太常見的語言能夠繼續存在還是會慢慢消亡。語言消亡是一種真正的威脅。TakieDela網站援引莫斯科國立大學語言系主任謝爾蓋·塔杰沃索夫(SergeyTatevosov)的話說,“在俄羅斯國內生活的人們(非俄羅斯族的其他民族)傾向于認為,講俄語是自己獲得社會成功、改善生活的關鍵。”

換句話說,會使用俄語對在大城市生活的非俄羅斯族來說必不可少,但與此同時,很多長期生活在大城市的少數民族則可能因不會本民族的語言而失去與其族裔之間的聯系。塔杰沃索夫表示,這可能會損害俄羅斯的文化,因為“俄羅斯的理念是團結一致,同時保持多樣化,讓每個人都有機會成就自我。在這種情況下,保護和加強居住在這里的所有人的語言非常重要。”

與此同時,并非所有俄羅斯族人都對自己居住的地區學校中教授少數民族語言的做法感到滿意。例如,在普京總統表達了“迫使人們(在學校)學習一種非母語語言是不可接受的”觀點之后,幾百人抗議韃靼斯坦共和國所有學校的韃靼語強制性教學。

2018年7月25日,俄羅斯國家杜馬通過了一項試圖取悅所有人的法案。該法案規定,在俄羅斯各共和國中將設立名為“母語”的課程,選擇俄語的人可以不再學習韃靼語、布里亞特語或塔巴薩蘭語。這使得每個人都有了選擇的自由,因此現在除了俄語之外的其他語言的命運將由各少數民族決定,以及他們是否選擇學習本民族語言。

(編輯:新祺)

熱點推薦

  • 300年前造的中國“樂高” 康熙和彼得一世都愛“盤”它

  • 位于伏爾加河岸的小城緣何最能代表俄羅斯形象

二分彩走势图怎么看 江苏骰宝快3计划软件 三公棋牌游戏平台 新疆时时彩开奖 贏彩天下彩免费资料 时时彩龙虎合怎么稳赢 宝彩娱乐是骗局吗 赛车北京pk10有官网吗 老重时时走势图 什么店稳赚不赔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